打印

[冰恋] 【政变系列】 作者:白领笑笑生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

【政变系列】 作者:白领笑笑生

               【政变系列】


作者:白领笑笑生
首发:不详
字数:10356
排版:newcc

***********************************
  背景:

  大陆中央,十几个小国明珠般散落在沙雅海四周,这是一片盛产黄金与钻石
与美女的土地,却也是一片被诅咒的土地。

  丰富的自然资源,重要的地理位置,这里成了大陆上几大政治势力博弈的焦
点,邻国间冲突不断,政府如走马观花,武夫当国,沐猴而冠,上演了一幕幕血
腥的惨剧。
***********************************

               【政 变】

                (一)

  「下一批!」我翻到第二页,秘密麻麻的名字让我感到烦躁,士兵们把一堆
赤裸的性感肉体扔上推车运走,白花花身子的让人眼花。

  这已是政变后第十天,今天集中处决的两百多名女犯都曾经是这个国家的精
英阶层,刚刚处理原国务卿夫人丰腴动人的身体依然让我心中一阵莫名的躁动,
现在这个绝色美妇已经被打爆了脑袋如一堆烂肉一般堆在推车里运走。

  我还清楚的记得用她跪在地上被枪指着头时的情景,身上被剥的一丝不挂,
肚子上被画了一个大大红叉,因为恐惧,那分开的双腿间,之前被士兵射进她子
宫的精液从敞开的穴口涌出,直到脑袋被打爆,颤抖着的双腿被士兵分开,她肚
子里的东西依然没有流完。

  刘慧、周敏,枪响之后,两具近乎赤裸的肉体倒在地上,血水顺着凹槽被冲
走,在等待执行的女人中间一张熟悉的面孔让我愣住了。

  瓜子脸,乌黑的长发披散着,弯弯的眉毛,精致的嘴唇,一对迷人的双眼带
着熟悉的味道,王娟,我大学时曾经追求过的女人,手上的名字和记忆中的人重
合起来。

  她双手反绑在身后,身上胡乱套着一件白色男式衬衣,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
露在外面,敞开的领口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高高鼓起的衬衣下乳房的形状清晰
可见,士兵们不会给一件泄欲工具穿上内衣,甚至透过那被扯开的纽扣人们能看
到她大半个圆润的半球和上面的粉红。

  她应该也认出了我,被士兵按着跪下是扭着身体试图想遮住几乎裸露的乳房,
那双曾经让我痴迷的眼睛里透着生的渴望,可我注定要会让她失望,当初她拒绝
我投进另一个男人怀抱,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姓名!」

  「王娟!」

  「编号!」

  「151」

  「解开她的扣子!」我沉声道,她看着我,眼中带着不可思议:「军管会第
481号令,女犯处决当场裸露性器官!」

  士兵们撕开她的衬衣,让她两只圆润饱满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多年不见,
她越发丰腴了。

  那雪白的身体颤抖着,胯下浓密的黝黑耻毛在强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一根
长长的警棍插在她屄里直没至柄,那两片黝黑的阴唇分开软趴趴的贴在警棍上,
毫无保留暴露的耻辱让她转过头不敢看我,两只饱满的乳房却依然不由自主的起
伏着,翕动的下体本能的紧紧夹住警棍。

  「身份确认完毕,符合执行条件!」身后的摄影头忠实的记录着一切,我转
过头和军方负责人交换意见。

  「这次让我来吧!」

  「看上这个了,你在这里干她一次都行,只要保证她从这里出去时是一具尸
体!」那人半开玩笑的道。

  「没兴趣!」我从士兵手中接过枪指着她的脑袋,她扬起头,赤裸的娇躯因
为恐惧颤栗起来,两颗饱满的奶子在半空中摇摆着,从我的角度正好看到她那条
近乎完美的弧线。

  砰的一声,我扣动扳机,子弹呼啸着击穿她的太阳穴带出白色的脑浆,火药
的味道弥漫的空气中,她的身体应声倒下在地上抽搐起来,雪白的奶子颤动着,
圆润笔直的大腿不甘的踢蹬。

  士兵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分开她两条大腿,让她双腿间耻部暴露在摄影头中,
淅淅沥沥的尿液从她下面拉出来,我叹了口气,让士兵拔掉插在里面的警棍,白
色泡沫腥臭的精液从那敞开的穴里涌出。

  「女犯死亡!」听诊器贴着她的胸口,随军医生点了点头道。

  双腿依然耻辱的叉开,她一头长发披散,那双迷人的双眼圆睁着,法务处负
责人拿着相机给她拍照归档,拔出警棍的士兵厌恶的把粘在手上的淫汁抹在她身
上,卡的一声,硬纸标签钉在她脚趾上,失去生命的她却已不知道疼痛的滋味。

  下一个,另一个女人跪在我面前,那个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赤裸的性感
肉体叠在刚刚处决的两个女人之上,两条大腿依然耻辱的叉开,当所有女人处决
完毕,我已无法在那一堆赤裸的艳尸里找到属于她的身体,脑海最后的记忆便她
被装在推车上被运走的情景,那尸堆上高耸的乳房和颠簸中摇曳着的雪白大腿。


                (二)

  忽如其来的政变让这座城市陷入焦躁,军政府的强硬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市政厅工作的妻被找去谈话至今未归,周先生一直心神不宁,办公室的小刘带来
的报纸引来一阵骚动。

  「我看看!」

  「作孽啊,又死了几个!」有人叹气道:「军政府这样作践女人,你看看这
上面!」

  报纸上满是处决名单和照片,一个熟悉的名字让周先生呆住了:「刘玲,女,
28岁,原市政厅法务科干事,涉嫌颠覆军政府于上午十时处决!」

  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地上,肚子上写着醒目的编号,两条雪白的大腿耻辱的张
开,下体插着一根木棍,圆瞪着的双眼,俏丽熟悉的面容不是妻子又是谁。


                (三)

  「看在当年的份上,只要能活着,让我做什么都行!」性感迷人刘夫人双手
抱住男人的身体,丰满的臀部摇摆着施展出浑身解数,粗壮的男根插在她饱满的
肉壶里,一股股淫汁飞溅,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喘息回荡在屋子中。

  一声低沉的嘶吼,男人在这性感的尤物身体里爆发出来,刘夫人赤裸的肉体
被扔在地上,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进来。

  「多少号!」

  「59!」

  「拉出去执行!」清脆的枪声响起,广场里多了一具性感美艳的尸体。


                (四)

  「晓茜姐,您还是避一避吧!听说这次掌权的是那个姓黄的,您以前没少在
报纸上骂她。」阿吉一大早闯进主编办公室,美丽的晓茜姐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
一双丝袜包裹的美腿让他一阵心跳加速。

  「怕什么!」女人轻笑着道:「他们收拾局面还来不及,哪里顾得上我!」

  让阿吉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从前天开始晓茜姐便没了音信,电话也无人
接听,他正着急上火时却被军政府来的人征用了。

  「进去以后少看少说多做!」带他士兵嘱咐道,他阿吉是首都时报一个名不
见经传的小记者,却被军政府点名到这里拍摄,这中间充满了诡异。

  穿过戒备森严的禁区,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广场出现在他面前:「你的任务
就是在这里拍摄,军政府会选择几张让报社刊登!」

  一具具耻辱的叉开双腿的雪白的肉体摆在地上彷佛一眼望不到边际,国家歌
剧团团长、国务卿夫人、著名影星,那曾经一个个明艳动人女人彷佛等待检阅般
耻辱躺在地上的摆出这种姿势,黝黑的耻毛,敞开的下体,没有任何秘密得以保
留。

  「晓茜姐!」熟悉的面容让他大吃一惊,醒目的编号印在她雪白的肚皮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耻辱分开的双腿,晓茜姐最喜欢的金笔插在敞开的穴里在阳光
的照射下反射出妖艳色彩。


             【政变之将军夫人】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前总统周媚儿已经与今天上午处决,为了让大家看到她
的真面目,士兵们扒光了她的衣服。

  房间中央,赤裸的性感肉体摇曳着,双臂反绑在身后,周媚儿引以为豪的奶
子依然挺翘,尖翘的乳尖上黝黑的乳环格外显眼,肚子上着「淫奴」两个黑色的
大字与黝黑的耻毛一起彷佛充满了诱惑,无力分开的双腿间,肉穴被两尺长的竹
片撑开,那粉嫩的肉唇上赫然钉着一个耻辱的阴环。

  各位已经看到这位前总统的身体了,作为一国元首她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些东
西,答案是她与X国大佬早有私情,两年前便沦为那人的私奴,肚子上的字便是
去年国事访问中留下的,她一直穿着保守,不肯出席我国的泼水节,便是为了掩
盖身上这些让国家蒙羞的奴隶标志。

  记者们埋头记录,前总统周媚儿不但艳名远播,也是民选第一任总统,素以
亲民闻名。

  相传她有一段浪漫的国际爱情故事,还有影视公司想把她的故事搬上萤幕,
至于成为别人的性奴,却让人怎么也不敢相信,可是没人敢吱声,刚刚那个被崩
了脑壳扒光衣服的女记者性感的艳尸此时仍摆在休息室中央耻辱的分开双腿,自
带的摄影机记录下那耻辱的瞬间,等待她的是报纸上无情的诋毁与侮辱。

  「下面请大家跟我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叛乱者的下场。」带头的军官皮靴敲
击着地面,记者们一个个战战兢兢。

  穿刺在房间中央的前国防部长夫人无头的躯体在灯光照射下散发著别样的诱
惑,饱满的乳房上鲜红的压印,诱人的双腿间干枯的精斑无声的证明了发生在她
身上的一切。

  前外务省发言人于娜被开膛剖腹,赤裸的肉体一丝不挂的倒吊在囚室中央,
曾经神圣的私处被一根粗大的木棍贯穿。

  一具具赤裸的艳尸让记者们麻木,这些曾经美丽的女人冰冷的肉体让他们感
到阵阵寒意。

  又一间囚室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冰冷的地面上,五具雪白的肉体叠在一起,
白皙的肌肤,诱人的身段,最上面的女人双腿毫无保留的叉开,双腿间女人的地
方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饱满坚挺的奶子,没有一丝赘肉却圆润诱人的腹部,雪白诱人的大腿在这种
姿势下依然让人心醉,即便是那胯下粘满了精液的耻毛也彷佛充满了诱惑,敞开
的肉壶依然向外溢出汁水,那军官在她肚子上按了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与泡沫
混合著从里面涌出。

  「想知道她是谁吗?」脖子上醒目的淤痕无声的诉说的着她的命运,女人的
头歪在一边,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她的脸,带头的军官拨开她的长发,一张倾国
倾城的容颜出现在记者面前。

  「诗雅!」有人禁不住吃惊的叫道。

  于氏姐妹个个美女,诗雅最小,却是最出名也是漂亮的,玉肌冰肤,容貌倾
国倾城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前嫁给秦将军时不知羡煞了多少男人,怎奈秦将
军与她郎才女貌。结婚后她虽默默无闻,偶尔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却依然让人眼前
一亮,美丽中多了几分温婉,却是越发迷人了。

  「秦羽已经参与叛乱,她的妻子自然要处决!」那军官道:「这里还有她两
个姐姐,秦羽的继母与妹妹,为了赎罪,在处决之前,她们都为王都的军人服务
过!」

  军官把于诗雅赤裸的艳尸从上面拽下,如破布般扔在一边,她饱满的奶子依
然毫无知觉的颤动着,毫无知觉的任由士兵把她曾经迷倒无数男人的美腿耻辱的
分开,让她迷人的私处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让在场的记者拍照。

  那军官翻开一具具赤裸的艳尸,诗雅两个姐姐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身体性
感成熟,秦将军胞妹长的和兄长有几分相似,美丽中带着一股英气。

  而秦羽的继母,于诗雅名义上的婆婆也只有三十出头,出身大家,美丽娴静
的她也耻辱的叉开双腿任人观赏。

  五个曾经的绝色美女赤裸的艳尸任由士兵们摆弄,她们晃动的玉腿,颤动的
肉体,以及无力歪在一边的脑袋都让人忍不住心动。

  她们被耻辱的叉开双腿摆成一排,敞开的下体任由在场的记者拍照,饱满迷
人的奶子,羞耻却无比性感的身体,写着她们名字的木牌被插进她们下面的尻穴
里,上面鲜红的文字与雪白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军官的呵斥声中记者们战战
兢兢的按下快门。

  时间回到不久前的上午,于诗雅成熟迷人的肉体耻辱的趴在地上,浑圆的屁
股高高翘起,一直手臂被身后的男人捉住,饱满诱人的下体被粗壮的男根充满,
强忍着膀胱中的尿意,她甚至不敢想像自己此时的模样,让她无比羞耻的是,此
时,正有一架摄影机在后面拍摄。

  十几天来地狱般的生活,有着第一美人称号的她被迫服侍一个个叛军高官,
春药让她的身体变的无比敏感,曾经神圣的身体被不知多少男人肮脏的精液充斥,
甚至有混蛋把她的嘴巴当做尿壶。

  「羽郎!」她默念着丈夫的名字,忍受着身后男人的奸污,被春药控制的身
体却本能的兴奋起来,是最后一次了,不会有以后了,她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婆婆和两位姐姐仰躺在地上的艳尸便是自己即将到来的结局,她们雪白的大腿耻
辱的分开,女人的地方被塞着根长长的圆木棍。

  她还记得士兵从婆婆身体里抽出肉棒的情景,她两只手臂被压在地上,双眼
圆瞪着,仰躺的身子不甘的拱起,依然颤动着的肉壶里涌出一股股乳白的精液。

  本以为是一次「例行服务」,她们的身体已经在春药与皮鞭的教导下变的听
话,本能的配合著士兵们的奸淫,甚至做出很多难堪的事情,那情景就彷佛在不
顾廉耻的与一群男人滥交。

  第一个被掐死的婆婆至死也没想到这是今天的结局,士兵们宣布了她们的罪
状,第二个是大姐,她清楚的记得大姐临死时下面紧紧裹着男人的肉棒蠕动的情
景,那喷涌而出的尿液和她临死时奇怪的表情。

  二姐在结束她的士兵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抓痕,她已经失去意识的尸体被那
家伙又狠狠干了好一会,于诗雅还记得二姐一边被干一边喷尿的情景。

  「别拍了,让我们的王都第一美人看看她后面被老子干的样子!」那个混蛋
硕大的肉棒又一次深入她的身体。

  「好了 !」摄影机拿到她面前,男人黝黑的家伙插在自己下面的情景让她
羞愧难当,自己那被撑开的蜜穴,飞溅的汁液,还有那在他冲击下淫贱的颤动着
的屁股,淫靡的情景让她羞愧难当,更让她恐惧的是,内心深处竟是有种被征服
的兴奋。

  「好了!一会把她让老子干尿了的样子也拍下来,刚刚我们可是灌了这骚货
一肚子水!」男人说着捏着她娇嫩的脖子,一点点的挤压她喉管里的空气。

  张开嘴巴却无法呼吸到一丝空气,她本能的挣扎着却带给男人更多刺激,一
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与死亡的恐惧一起袭击她的身体,让她本能的挺直,颤抖,迷
人的下体紧紧夹住男人的东西。

  「不!」她心中呐喊着,却无法控制住尿意,一股激流从下体喷涌而出,她
彷佛看到自己也被摆成叉开双腿的耻辱模样,那窒息中奇异的感觉却支配着她的
身体本能的颤抖着。

  男人沉重的冲击被放大无数倍,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饱满迷人的下体紧
紧抓住那根硕大的肉棒本能的蠕动,直到一次疯狂的颤抖,她彷佛被抽空了所有
力气软趴趴的趴在地上,男人抽出肉棒,一股浓浓的精液从王都第一美女敞开的
下体涌出。

  摄影机忠实的记录下这一幕,于诗雅也被摆成两位姐姐那样耻辱的模样,不
同的是,她的下面塞进了一个啤酒瓶。

  四具赤裸的艳尸耻辱的摆在地上,秦将军的妹妹没让他们动手,骑在一个士
兵身上起伏着,扬起那修长的脖颈,等待自己最后时刻的到来。

  一间间囚室,一具具赤裸的肉体,记者们麻木的表情,被震天的炮火声由远
及近的响起。

  「不好了,秦羽打回来了!」飞奔而来的叛军被背后的子弹撂倒……


             【政变之总督家眷】

  叛军占领国都月余,南北总督府却在昨日先后宣布与军政府决裂,次日,一
大早国都广场中央便立起五根银色的金属杆,每个上面穿刺一具性感的无头女尸。
无论那坚挺的奶子,圆滚滚的屁股,饱满迷人的腹部,还是被金属杆撑的满满的
屁眼与那黝黑而性感的耻毛都让围观的市民津津乐道。

  五具女尸双臂反绑在身后,似乎是为了故意羞辱她们,女尸们脚踝固定在穿
刺杆上,白生生的大腿呈45度角张开,那因为死亡而敞开的肉穴依然湿淋淋的,
大腿根部沾满了干涸的精液,雪白的肚子上写着母狗、淫畜、公厕等让人兴奋的
词汇。

  围观的市民里三层外三层,猜测这五具性感女尸的来历,直到中午,士兵们
才把一个个木质的牌子插进女人屄里固定好。

  「周婷,女,24岁,南部总督孙瑜明之夫人,协助其夫,阴谋颠覆军政府,
处决日期,****年*月*日晚!」正中央的牌子上写着,一颗美丽的脑袋挂
在女人双腿间的牌子之下。

  「刘馨,女,37岁,南部总督孙瑜明之母,阴谋颠覆军政府,处决日期,
****年*月*日晚!」

  「刘若雨,女,32岁,南部总督孙瑜明姨母,阴谋颠覆军政府,处决日期,
****年*月*日晚!」

  「曲茹云,女,41岁,周婷之母,南部总督孙瑜明岳母,处决日期,**
**年*月*日晚!」

  「孙桂玲,女,28岁,南部总督孙瑜明堂姐,阴谋颠覆军政府,处决日期,
****年*月*日晚!」

  一颗颗迷人的脑袋挂在艳尸的诱人双腿间,南部总督家女眷,曾经让人仰望
的贵妇人就这样被耻辱的处决后穿刺在这里让市民观赏,不少男人下面已经支起
小帐篷。

  正中央的周婷向外翻开的肉唇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饱满的肉穴被一根
顶端膨胀的金属棒撑满,这个曾经艳满国都的女人去年嫁给南部总督时是何等风
光,她与母亲一起出现在婚宴上不像是母女反倒像一对姐妹花,而她身边,一样
的耻辱的撑开双腿暴露着女人最羞耻部位的母亲,常年养尊处优,性感而丰腴的
肉体丝毫不输于女儿,大上一圈的奶子却是更加诱人。

  据传母女两人共事一夫,而母亲住进总督府的事实也让此事似乎更加合情合
理,去年有段时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唯一让周婷畏惧的女人,南部总督之母此时也如一块美艳的母狗般穿刺起来,
十五岁诞下现在的南部总督,丈夫去世,为了保住儿子的地位她长袖善舞,不知
多少男人拜倒在她裙下。

  她妹妹与侄女也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南部总督的权势有增无减,三个女人功
不可没,此时,她们却全赤条条的被穿刺在广场中央,肚子上写着耻辱的红字,
下体敞开着任市民观赏。

  「大家看好了,南部总督府破鞋不是一般的骚,砍脑袋之前不知被多少男人
操过,让我们军政府不知在她们身上浪费了多少胶卷,过些日子发行出来让大家
大饱眼福!」

  时间回到一天前,空气中散发著淫靡的味道,白色的大床上,总督夫人周婷
撅着浑圆的屁股被两个精壮的男人夹在中间,迷人的嘴巴被粗壮的男根塞满,雪
白的屁股中间一根狰狞的肉棒耸动着带出一股股淫水。

  男人精壮的身体撞击着她浑圆的屁股,那两片粉嫩的肉唇已经被干的无法合
拢,黝黑的肉棒抽出时带出鲜红的肉壁,总督夫人纤细的腰肢已经弯曲的无法再
弯曲,两只雪白的奶子在他们的撞击声中疯狂的摇摆着。

  两人闷哼着在她身体里爆发出来,缓缓抽出肉棒,摄影对准她高翘着的屁股
中间饱满的肉穴,那里,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

  「不要,羞死了!」她努力捂住脸,却被旁边的男人拽出头发,让她溢出精
液的嘴角呈现在摄影机前。

  「啊!」总督夫人羞涩的颤抖着却不由自出的喷出更多的爱液。

  国字脸的男人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揉捏着她乳房,分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
掰开那潺潺冒着精液的小穴,刺激着她娇嫩的阴核。

  「不!」她娇躯一挺,乳白色的泡沫止不住的从下体喷涌而出。

  「夫人,一会,我要带妳参加一个特殊的宴会!」

  「唔!」总督夫人羞涩的闭上眼睛,一个月了,从被带走开始,她便成了这
个男人的玩物,戴上象征母狗的黑色项圈,撅着屁股随时让他操,她无法拒绝,
纵然每次都羞愧难当,想起丈夫俊朗的脸恨不得马上去死,身体却已经臣服在他
的淫威下,在他的挑逗下越来越敏感。

  高贵美丽的总督夫人又一次被按在沙发上,在男人的命令下撅起屁股,性感
的腰肢被男人握住,硕大的男根一寸寸没入她娇嫩的菊穴。

  「不!」她无力反抗着,身体却在那家伙入侵下本能的兴奋起来,待那东西
越插越快,下体的空虚让她扭动着腰肢配合起男人的动作……

  这是一个异乎寻常的酒会,笔挺军装的年轻人,大腹便便的老家伙,打扮的
艳丽动人的女人,高开叉晚礼服的周婷的到来让人们眼前一亮,饱满的酥胸半露,
浑圆修长的大腿从礼服开叉露出,白生生的让人心动,而脖颈上黑色的项圈让男
人们眼中露出一丝炙热。

  她是一条高贵的母狗,可无论再高贵也改变不了母狗的事实。

  与身边的人谈笑风生,男人像亵玩妓女般搂着总督夫人的腰肢,伸进她的衣
内握住她饱满的酥乳,待到她已娇喘不已,把她推进一个年轻军官怀里,后者露
着她的腰肢,抚摸着她敏感的下体,不着痕迹的从下面插入,纵然礼服的掩盖看
不到什么,那起伏的娇躯,嫣红的面容依然让人们明白正在发生什么。

  一丝不挂的母狗被笔挺军服的年轻人牵着爬过来,白皙肌肤灯光的照射下散
发著诱人的色彩,浑圆的翘臀摇摆着,穴里一刻不止冒出骚水来。

  「妈!」她在总督夫人身前停下来仰起头,后者不可置信的惊叫道,这女人
不是她平日里一脸威严的婆婆刘馨又是谁。

  那年轻军官撩起总督夫人礼服的下摆,顿时两人交合处毫无遮拦的出现在成
熟美艳的婆婆面前,硕大的肉棒波的一声从她穴里滑出颤巍巍的抖动着,后者撅
着屁股爬过去毫不犹豫的含住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待到那军官忍不住把一股浓浓
的精液尽数射在她脸上,她又仰起头舔起儿媳妇的阴户,那周婷又羞又臊,不一
会便把一股骚水尽数射在婆婆脸上。

  却在此时,两个只穿着高跟鞋与吊带丝袜的女人被牵着进来,半透明黑色丝
袜裹着她们修长的大腿,肚子上用红笔写着母狗、淫畜,迷人的下体毫无掩饰的
暴露着,阴唇上醒目的铁环和颈部黑色的项圈表明了她们母狗的身份,是小姨和
桂玲,她们,也,这让周婷更加无法相信。

  她们毫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任由男人亵玩,总督夫人看到自己曾经不可一世的
婆婆居然爬过去跪在地上开始舔舐两人的下体,她饱满诱人的腹部此时却也写着
公共厕所四个醒目的大字。

  半人高,一米长的木制囚车吱吱呀呀的被推进来,体态丰盈的女人半蹲在里
面,脑袋从囚车上部的圆孔中伸出,两条大腿淫荡的分开,雪白的肚皮上写着老
母狗个大字,机械动力的仿真肉棒戳在她饱满的阴户中耸动,捅出一股股骚水来,
这个,不是她母亲曲茹云又是谁。

  「妳们都是孙瑜明那小子最亲近的女人!」参加酒会的人们围过来一副看好
戏的模样,男人摆了摆手,几个军官把刘馨按在地上让她撅起屁股,硕大的肉棒
直挺挺插进她饱满的肉穴,如捣蒜般在她迷人的身体里直上直下抽送。

  刘若雨和孙桂玲也被两个男人搂在怀里在他们身体上性感的起伏着,更有人
趁机用肉棒堵住曲茹云的嘴巴。

  「各位都好好看看,那小子就是从这个屄里出来的,啧啧,好多水!」军官
们哄笑着道,男人从后面握住周婷饱满的乳峰,兴致勃勃的把玩着那坚挺的乳头:
「我们该给总督夫人什么称号呢?」

  看到有人要在自己肚子上写上同样羞人的称号,周婷羞涩的别过头。

  「就叫母狗夫人吧!」男人抚摸着她诱人的身体,那冰凉的笔尖划过她迷人
的腹部在那上面印上耻辱的文字,随后整支笔插进她屄里,总督夫人果然又一次
颤栗着攀上顶峰。

  「今天把妳们聚在一起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男人跺到撅着屁股的刘馨
面前,拽起她的脑袋:「妳是南部总督的母亲,处心积虑的让妳儿子逃走与我们
作对,自己却为了活下去当我们的母狗,妳真的够骚,也够贱,我还真舍不得,
可是!」

  他放下女人的头发,锋利的长刀落下卡的一声切断她的脖颈,这个精明强干
的女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圆睁着,脑袋滴溜溜的滚落在总督夫人面前,正被一
根肉棒插进屁眼身在云端的她身体一颤,一股骚水顿时浇在自己婆婆脸上。

  刘馨赤裸的无头艳尸性感的挣扎着,被插满的尻穴里溢出一股股浓浓的爱液,
男人抽出肉棒,把她无头的身体反转过来,那叉开的双腿,喷涌而出的爱液和抽
搐着的性感肉体引来阵阵哄笑,南部总督出生之地,一个耻辱的牌子插进她依然
抽搐着的屄里。

  「刘馨、周婷、刘若雨、曲茹云、孙桂玲五人阴谋颠覆军政府,就地处决,
军政府287号令!」男人毫无感情宣读军令,在军官身上起伏的刘若雨被按在
地上,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似乎还未从肉欲中回过神来,一股股淫液从她饱满
的尻穴里喷出。

  「行刑!」军官高举起长刀,这个美艳动人曾经让无数男人痴狂的交际花身
体疯狂的颤抖着攀上高峰,人头落地那刻尿液与淫液一起从她下体喷出,腔子里
的鲜血喷了老远,雪白的大腿打着颤,无头的身体被翻过来和她姐姐摆在一起抽
搐,军官们把她脑袋捡回来放在她两腿之间,正在被一根肉棒狠干的总督夫人不
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几乎又一次丢了身子。

  「曲夫人!」男人走到囚车里的曲茹云面前:「我知道这样对妳很不公平,
夫人是一条纯种的母狗,所以在杀掉妳之前会让妳好好爽爽!」

  他按下按钮,插在南部总督岳母屄里的机械装置疯狂的耸动起来,一股股电
流从那致命的玩意上发出贯穿她的身体,让她丰腴的肉体疯狂的挺直,抽搐,双
眼迷离,雪白的脖子扬起,反绑在身后双臂几乎要挣脱束缚,这个成熟美艳的妇
人彻底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晶莹的唾液顺着她嘴角淌下,淫液止不住的从
她下体喷涌而出。

  锋利的长刀割断她的脖子,鲜血喷了老高,南部总督美艳的岳母依然半蹲着,
上身却疯狂的挺直,淫液与尿液一起喷涌而出,若不是后面被堵上,她怕是要把
屎也拉出来,军官们哄笑着把灯台底座插进她断颈中,她迷失在肉欲中的脑袋也
被捡回来放在她屁股底下,淫液与尿液浇在她美艳的脸上引来阵阵哄笑。

  「总督夫人,该妳了。」把瘫软在男人身上的周婷拉起来,反绑了她的双手,
让她分开双腿跪在地上,熟练的用一个橡胶塞堵住她的屁眼防止她一会拉出屎来。

  长长的警棍插进总督夫人肉壶里,男人开始握住她两只饱满的酥乳搓揉着。

  「不要!」周婷嘴里叫着,奶子却忠实的坚挺起来,正对着的摄影机让她感
到屈辱与兴奋,下体紧紧裹着那警棍蠕动起来,被淫汁打湿的巨物在灯光的照射
下散发著淫靡的色彩。

  男人恋恋不舍的离开她性感的肉体,打开警棍的开关,她如母亲那般绷紧颤
栗起来,两颗饱满的奶子如筛子般颤抖着,饱满的腹部拱起,辟里啪啦的响声与
蓝色的电弧中,她依然疯狂的夹住警棍蠕动着。

  刀光闪过,总督夫人美丽的脑袋滚落在地上,警棍与淫液一起喷涌而出,她
无头的肉体依然在电流作用下颤栗着,无头的身子跪在地上颤了半分钟才扑通一
声倒在地上,性感的艳尸反弓着,一股激流带着兹兹的响声从她诱人的肉缝里喷
涌而出。

  总督夫人的身子在地上颤了将近一分钟才彻底停止了动作,身体却依然保持
着半拱起的状态,分开的双腿间,那诱人的肉洞依然汨汨的向外冒着骚水,军官
们笑嘻嘻的把警棍又一次插进她屄里,那颗美丽的脑袋也被摆在她双腿间。

  四个女人无头的身体摆成各种羞人的模样,似乎是受了刺激,生性放荡孙桂
玲希望能骑在男人身上被斩首,砍掉脑袋的瞬间她生生的攀上顶峰,喷着鲜血的
腔子在男人身上抖了半分钟才歪倒在一边,尿液、爱液混合著男人的精液从她屄
里涌而出,军官们把她的脑袋摁到她胯下,让这个贱货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五具性感的艳尸让酒会的气氛达到顶峰,作为叛军对痛恨的敌人,她们性感
无头艳尸被军官们轮流操弄,摆成各种耻辱的姿势拍照留念,赤裸的肉体经受无
数精液的洗礼,知道第二天清晨她们才被草草清理了一遍运到广场上穿刺起来。

  几周后,叛军为了打击南方士气,把五个女人调教成母狗与斩首的视频公开,
意外的是,南北双方力量居然开始联合起来。


[ 本帖最后由 lamour 于 2019-1-9 13:44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荆棘之恋 金币 +20 新年快乐,金币翻倍! 2019-1-2 15:34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
TOP

写得真是太好了!!!!!

作者的文笔太好了,很佩服,希望作者再接再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欧伟哲 金币 -5 一般违规扣1 -5 金币 2019-2-12 21:58

TOP

白领笑笑生,秀色领域确实是一把大拿,本文写的非常流畅。

TOP

文笔老到,一看就是老司机,写了太多文章后有了自己的风格,

TOP

每一步都描写的很细腻,如果从描写和自己喜欢的角度来说这是很不错的。不过我作为读者看的话就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激动感觉而且主角内心的描写也不多比如屈辱的感觉啦,疼痛的程度啊。希望继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欧伟哲 金币 +2 认真回复 2019-2-12 21:59

TOP

想象一下各种高官美妇被N种XX虐待,又硬的难受了,白领的文笔真是引淫入胜啊

TOP

写的真不错,太有激情了,不知道的以为作者就是这么做过,作者牛逼!!!

TOP

感谢分享,笑笑生的基本都看过了,能有全部合集就好了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1 20:22